Grolding

【江澄1105生快】藕花

“晚吟。”

那身影并未回应。

萧萧秋风过,水面一片枯黄。莲花坞的荷花早已凋谢,徒留残叶浮沉。

你迷迷糊糊苏醒时,身旁的被褥已没了温度。出门去寻,见到的便是这幅景象。

物落寞,人也落寞。

紫衣的衣摆动了,江澄迈步朝这边走了过来。待人近后,那郁郁寡欢的神情让你心尖一颤。

“回去吧,外面凉。今天是你的生辰,快打起精神来呀。”你踮起脚尖拍了拍他有些湿意的肩——大概是被清晨的细雨濡湿的,绽放一个笑脸。

他的神色不久便恢复如常。“走吧。”叹道。

一碗温暖的莲藕排骨汤能驱散秋的寒意,这是云梦的风俗。汤碗被轻轻搁置在桌上,氤氲水汽散了开来。

“快看看我做的怎么样。”他又没了反应,深邃的眼眸深处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闪。

你知道那是什么。

那是藕花盛放,青叶映艳红,轻舟短棹的莲花坞。紫衣少年们嬉笑着跑,风筝飞得老高。玉面少女掩嘴笑。

可那一切,都在银铃声中远去了。

【魏无羡1031生快】生日礼物

“怎么还没出来?”

魏无羡站在校门口的银杏树下,正探头望着放学的人群。搜寻一番,那片海洋中并没有熟悉的两颗脑袋,只好作罢,嘟囔着低头用脚拨弄着金黄的落叶。

再次抬头时,两名神采飞扬的少年已经站在了面前。

“热死了热死了,呼。”蓝景仪扯松了领带又解衬衫的扣子,埋怨道:“蓝老先生真是古板,衣衫不整被他逮到都可以说教上一节课……”

“蓝忘机跟我一起来的。”魏无羡嘻嘻笑,蓝景仪慌忙把扣子又系了回去。

几人谈笑着拐过街角,蓝忘机已在车旁等待许久。他抬眼看了看走近的嬉皮笑脸的魏无羡和校服穿得端正的一脸严肃的蓝景仪和蓝思追,转身打开了车门。

高架桥上的风景一成不变,魏无羡百无聊赖地望着窗外。忽然,蓝思追示意他靠近。他将本就半开的书包拉得更开了,蓝景仪则从中抱出了一团白色的绒毛。魏无羡有些惊讶地接过兔子,满心欢喜地搔了搔它的后颈。蓝思追朝魏无羡使了个眼色,又看了看开车的蓝忘机。

“生日快乐~”两人笑得灿烂,悄声说。

“哦对了。”蓝思追好像想起了什么,从书包里又掏出一个木盒递给了魏无羡,撇了撇嘴道:“大小姐送的,就是死活不肯来……”


“蓝湛,你说他送我这个是什么意思。”魏无羡眯着眼仔细端详着,问道。

银铃紫穗,响声空灵清澈,九瓣莲纹熠熠生辉。